您好,欢迎光临宝宝啦,分享宝宝的快乐!

论郭美美的身价问题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未知 时间:2014-8-6

  论郭美美的身价问题宝宝啦网小编为您介绍。

  最近几天,郭美美姑娘把我们的手机刷屏了。

  我们看见不同圈子的人鼓着充血的眼睛,进行着各种解读。有女士读出“碧池”,有公号读出“人生价值观”,有媒体读出“新闻伦理”……但如果把各方的观点做一个交集,那么交汇出的共同点就是一个字——“贵”。

  她为什么这么贵?不是有评论称当今是人类历史上性服务的最大价格洼地吗?郭姑娘的身价何以远远超出了众多围观者的承受力和认知范围?

  许多人认为:要么是郭姑娘吹嘘身价,要么是背后另有隐情。对郭姑娘所谓“很多人想不论花多少钱也要跟我睡一觉”的言辞,人们高度存疑。

  郭姑娘说的真是假话吗?我看不是。

  【二】

  先给各位讲个故事。北洋军阀张宗昌先生以爱娶姨太太闻名。据说他看中了哪个窑姐,往往就带出去租间房子安置,挂个牌子“张公馆”,再派上个卫兵,就算是又娶了房姨太太。

  时间一长,张先生往往就把姑娘给忘了,钱米断绝,卫兵开溜,姑娘便又开门重操旧业。四方的浪子闲汉纷纷登门,踏破“张公馆”门槛,个个兴奋不已:“走,睡张宗昌的老婆去!”

  更有甚者,据说张宗昌先生有一位名叫“娟娟”的姨太太,出身青楼。张先生亡故后,娟娟到济南开院卖笑,艳名大噪,顾客盈门,成了大老板,堪称重操旧业之表率。

  让那些闲汉们倍感刺激、使“娟娟”们身价倍增的,难道是因为美貌?我看恐怕是“张宗昌老婆”的特殊身份多些。换句话说,那是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,是权力的二手货。

  如今引起轩然大波的这位郭姑娘,正是一个长期被误会为是“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”的姑娘。由于她本人的刻意营造,加上围观者疯狂地揣度和猜测,让她变得莫测高深,似乎手眼通天,一会儿被说成是权贵私生女,一会儿又被说成是高官情人,使她的品牌溢价不断推高,终于成为了土豪们眼中的“权力的二手货”。

  和那些高喊着“睡张宗昌老婆”的闲汉一样,当代的土豪们愿意高价消费她们的附加值,争抢着向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致敬,不正是因为他们下腹部燃烧着权力这味春药吗?

  【三】

  古往今来,追逐“权力二手货”的从来不乏有人。回到我的本行“读金庸”,在《笑傲江湖》里,魔教葛长老抓住华山女侠宁中则,冒着被领导处罚的风险,也要“玩了这个婆娘”,恐怕一大半是因为她是江湖大佬岳不群的老婆;《碧血剑》里闯王大将刘宗敏,一进北京城就嚷嚷着要抢公主,其实他连公主是美是丑都没见过,但那有什么关系呢?那可是崇祯皇帝的闺女啊!

  更直白的是《鹿鼎记》里,李自成说自己生平做了三件得意事,第一是逼死了明朝皇帝,第二是自己做过皇帝,第三是睡过了天下第一大美女——皇帝的老婆陈圆圆。“他说在三件事情之中,最得意的还是第三件。”

  土豪们爱向“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”致敬,除了追求刺激,大概还有一种圈子心理——拥有几件权力的二手货,就好像自己也沾染到了一点权力的气息,就进入了某个圈子;即便不能产生实际效果,也是足可以在圈子里炫耀的事,好像自己凭吊过几个古战场,便觉得自己也算是历史学家了。

  【四】

  我并不是在嘲讽土豪们。这种追逐“权力的二手货”的心理,在你我生活中随处可见。

  有一次我参观某高官曾经读书的小学,大家都围着高官的课桌转圈,嬉嬉笑笑,挨挨擦擦。忽然有人越众而出,一屁股坐了下去,还在板凳上用力扭了几扭:“他现在的位子我不敢坐,他小时候的位子我还不敢坐吗?”

  看着他们在大人物的旧座上扭动,我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联想——我想到了《金瓶梅》里的蒋竹山和陈敬济,一个疯狂追求李瓶儿,一个拼命诱惑潘金莲,似乎只为了有朝一日压住她们狞笑:“往日你是西门大官人的人,是爹的人,今日却倒也是俺的人了!”

  其实连郭美美姑娘自己也不能免俗,不然她怎么又巴巴地声称:“我戴的是和张柏芝、郭德纲同款的崇迪佛大模”?

  看懂了郭姑娘“贵”在何处,有利于诸位打消疑虑,平心静气。女性不必再愤愤于“呸,凭什么这么贵”;男士也不用哀叹“简直是抬高了恋爱的行情”。需知道郭姑娘属于古玩市场,而你我的恋爱婚姻属于小商品市场,定价又如何能够类比呢?

  说了这么多,我用一首《金瓶梅》里的诗结尾吧,虽然粗鄙,但当初读到它时还是笑了半天:

  “宿尽闲花万万千,不如归去伴妻眠。虽然枕上无情趣,睡到天明不要钱。”

  以上是小编关于“论郭美美的身价问题”的介绍。

宝宝啦微信

最新文章 更多?